澳媒体揭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为何诋毁中国_腾讯新闻

澳媒体揭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为何诋毁中国_腾讯新闻
公民网堪培拉3月2日电(记者 陈效卫)在澳大利亚一些政客和媒体近年来炒作我国论题的浪潮中,一家智库的出镜率奇高: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(ASPI)。其研究报告和学者观念经常被拿来引证,但其偏颇态度也遭到许多有识之士的批判。澳大利亚《金融谈论报》近来宣布的一篇文章,从该智库的资金来源构成,揭开了其反华态度的本源。 战略政策研究所背面的“金主” 澳大利亚经济专栏作家米里亚姆·罗宾近来在澳《金融谈论报》宣布了题为《澳大利亚“我国观”改变背面的智库》的文章,起底澳大利亚闻名智库——战略政策研究所近年来诽谤我国的种种论调,称其意图便是为金主发声。 据报导,战略政策研究所成立于2001年7月。曾担任首任所长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休·怀特坦言,该所最重要的预算是霍华德政府经过国防部的赞助,每年400万澳元(1澳元约合4.6元公民币),补助协议2022-2023财年到期。 文章称,战略政策研究所总会得到授权,获取其他途径的赞助。因而,在本财年国防部赞助只占其900万美元总预算的43%。该所最新年度报告列出了其他三类金主。第一类是国防部承包商,如洛克希德·马丁公司、诺斯罗普·格鲁曼、泰利斯和雷神等闻名公司。第二类是技能公司,如微软、谷歌、澳大利亚电信和甲骨文等。第三部分是来自外国或区域政府的捐赠,其间许多是我国的战略竞争对手。具有挖苦含义的是,澳大利亚政府的“外国影响通明方案”,本用于监督我国政府在澳大利亚的影响,却“捕获”了战略政策研究所更多的最新金主,包含北约、美国国务院以及英国外交与英联邦事务部等。 战略政策研究所为国防部等发声 文章称,不断增加的赞助,使得战略政策研究得以发动一系列新项目,越来越重视我国。该智库的“研究成果”包含《全球采花,我国酿蜜:我国军方与外国大学的协作》《“制作”我国新疆的教培中心》等报导,这些都曾被西方媒体大举报导。值得注意的是,该智库的一个我国项目负责人亚历克斯·乔斯克,仍是澳九号新闻台关于“我国高档特务王立强逃跑澳大利亚”的撰稿人,而王立强之后被证明仅仅个骗子。 战略政策研究所这种“拿人手短”的状况,该所履行所长彼得·詹宁斯也曾直抒己见:曩昔5年,这个以堪培拉为基地的智库掌控了澳大利亚大众对“我国崛起的了解”。它在国会有许多铁杆粉丝,国会提出的许多问题都可追溯到该研究所,如我国在澳大利亚大学的军事介入,新疆维吾尔族“再教育营”的分散等。 事实上,战略政策研究所为了所谓的金主的利益,不吝歇斯底里地煽动反华,也引起各行各业人士的声讨:前驻华大使芮捷锐将其视为“澳大利亚‘我国威胁论’的总设计师”;前新州州长鲍勃·卡尔指控其抛出了“片面、亲美的世界观”;资深修改托尼·沃克打击其“反乌托邦世界观,几乎没有将我国视为潜在协作者留下地步”;前澳航首席履行官约翰·梅纳杜更确定其“短少诚笃,让澳大利亚蒙羞”。 有学者指出,澳大利亚对我国存在着一种根深柢固的“鹰派”文明,具体表现是:许多人无需煽动,就信任我国及其公民最坏的一面。以战略政策研究所为代表的智库对澳中经济、旅行、教育协作视若无睹,为了金主不吝美化乃至妖魔化我国,然后加深了澳民众的仇外心思,恶化了澳中联系。